魔都一高档公寓楼中,洪长志面色阴沉的看着对面坐着的陈出。陈出一开始目光中有些畏惧,可随即想到什么神色变得愤慨起来。

  “我说过别惹他。”洪长志用力点了点面前的报纸,上面正是有关陈出评点国内芯片行业的报道。

  “不是我想招惹他,是他在给我们使绊子。俄罗斯那边不和我们做十有八九是他在捣鼓。”陈出十分不忿的说道。

  “你有证据吗?”洪长志皱着眉头。

  “这个还有要什么证据,事情明摆着好不好?”陈出一脸的恼怒。

  “没有证据你说个屁?以他的身份别说你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人家不承认你都抓瞎信不信?现在弄出这个乱摊子怎么收拾?”洪长志后买的话直接吼了出来,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把对面的陈出吓得猛然一个机灵。

  “可总不能让对方就这么为所欲为吧?”虽然有些胆怯,可陈出还是硬着脖子吼了一声。

  看着陈出的样子洪长志也极为的头疼,不单单是他不想招惹杨东旭。就连他身后的哪位也不断提醒不要招惹对方,不然会有很大的麻烦。

  可好巧不巧的是国内之前就东旭科技一家搞芯片的,现在自己这边有了突破进展想不怼上都不行。

  “芯片量产还需要多长时间。”洪长志瞪着陈出,半响之后深处一口气阴沉的面色稍稍放松一些。

  “暂时还不清楚,一些技术遇到了关卡。”陈出紧绷的身体也稍稍放松一些,背后不知不觉出了一层细毛汗。

  这个时候他才有些后怕,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正经的商人。可实际上是某个人,后者某个利益集团的白手套。强取豪夺把人弄残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手上更是有人命,刚才自己还真的脑子一热胆肥了一波。

  “不能加快?”洪长志挑了一下眉头。

  “技术壁垒这样的事情说不定明天就能突破,说不定几年都没有进展。不然科研创新也不会这么难。

  我只所以坚持和俄罗斯合作,不惜拿出最大的利益来。就是想要打破这种技术关卡,无论俄罗斯的芯片多么落后体积太大让人不想要。

  可人家至少是已经量产运用的产品,结合他们的技术配上我的先进研发。不说量产的时候能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至少有一个指路明灯,研发速度肯定一日千里。”陈出开口说道。

  洪长志的目光盯着陈出看了一会儿,他感觉这个陈出应该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比如说研发过程中遇到了什么他不知道大麻烦,所以陈出在这么着急火燎不惜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要和俄罗斯人合作。

  不过陈出这个合作的观点他还是认同的,毕竟芯片这玩意国内没有先例。国际上又被技术封锁着,陈出能够有现在研发出来的试验品已经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往后怎么走闭门造车肯定比不上找俄罗斯合作借鉴一下对方经验的速度。比如说现在的手机就是如此。

  一开始生产手机对国人来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根本没有这个技术,可你看现在当弄清楚手机里面那些部件的原理之后,国产手机迅速崛起玩出来的花样比那些国际手机巨头都有多。

  芯片估计也差不多是一个道理,俄罗斯人没钱研发去玩花样。可国内有钱研发啊,再加上陈出现有的技术,那俄罗斯芯片打底的话,第一批芯片生产出来的时间还真的指日可待。

  “我在找一些关系尽量促成这次谈判,但成功不成功另说。你这边不要太过心急暴露目的,让俄罗斯人那边差距什么狮子大张口。至于杨东旭那边......少去招惹他。”洪长志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我说了不是我招惹他,是他在里面捣鬼不让我们好过。之前和俄罗斯代表团接触的时候,对方还是蛮有诚意的。

  可自从上一次和代表团见面的时候撞见了杨东旭,然后对方的态度就变得暧昧了起来。而且暧昧的同时对方并没有直接拒绝合作,而是条件提的更加苛刻。

  他们要是真的不想合作现在会玩暧昧?明显是他们原本也是想要合作的,现在不知道听杨东旭说了什么死咬着不松口开始狮子大张口要好处。

  这样的人还是全国杰出代表?国内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这和卖国贼差不多吧?”陈出冷笑一声。

  “慎言!”洪长志瞪了陈出一眼。

  不过随即也皱起了眉头,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的话还真的有些棘手。不过站在竞争角度来说,对方给汉芯一号这边捣乱十分正常毕竟同行是冤家。

  可作为同是国内企业,对方竟然在汉芯一号和俄罗斯谈判合作的事情使绊子,说是卖国有点夸张,不过这里面却失了大义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最近管好你的嘴巴,我不想在看到这样的报道。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过段时间再和俄罗斯那边接触一下,可以的话可以让出更多的利益,等我安排还再次见面谈判的事情,再商量退让程度的把握。”洪长志挥了挥手示意陈出开始离开了。

  陈出还是一脸的不服气,不过看洪长志面色阴沉,张嘴想要说什么又憋了回去。起身向屋外走去,等来到门外他感觉自己背后的冷汗已经浸湿了里面穿的衬衫贴在背上很难受。不过回头看一了一眼关上的门,冷冷一笑露出一个颇为自得的神情。

  陈出离开之后大约十分钟,一个全身包裹在冲锋衣带着帽子和墨镜的男子推门走进了公寓。

  “进度怎么样?”坐在沙发中的洪长志手指中夹着一个眼,烟雾说着他不断揉额头的动作缭绕着。

  “已经拿到部分技术,但实体试验品对方很小心,只有他本人知道存放在哪里,暂时没办法拿到手。”冲锋衣男子开口说道。

  “技术转化呢?”

  “找了一些前苏联老专家验证,他们确定的确是芯片技术。不过都是一些边缘不重要的技术,并非是核心技术。我也在国际上找了一些专业人员做印证,这些技术因为外国对国内技术封锁咱们获得有些麻烦,不过在只要愿意花大价钱就能购买的行列之中。”

  “真够小心的。”洪长志哼了一声,“尽快把技术拿到手。”

  “是。”冲锋衣男子应了一声,然后压了压头上的帽子离开了房间。

  洪长志狠狠吸了一口烟,任由烟气在肺里晃荡最后才吐了出去。神色在烟雾缭绕中有些模糊,房间中一时陷入了寂静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杨东旭并不知道仅仅是片刻的时间,就有人往自己头上扣了一口卖国贼的锅。即便知道也会冷冷一笑懒得搭理,然后找机会把对方按在地上摩擦。

  飓风建筑总部大楼中,不少上班的员工忍不住小声的议论着。因为自己那个年少多金器宇轩昂,简直是最佳金龟婿选择的大老板,今天竟然带着一个女的来公司,而且不单单是女的,全程大老板还抱着一个孩子,不断的逗孩子小。

  公司的高管都一个个跟在身后陪侍着,一行人把总部大楼逛了一遍,那个让公司内部不少女员工挤破脑袋想要贴上去的大老板全程对那个女的呵护备至。

  然后一个让不少女员工五雷轰顶的消息传开——老板娘带着儿子来巡视公司了。

  大老板结婚了?

  这件事情其实有不少员工知道,毕竟杨东旭结婚的时候没想大办,可最后还是去了不少宾客飓风建筑这边高管几乎都到了。

  并且之后每个员工当月工资多比上个月多了一些,上面说是奖金。但也有小道消息传出是大老板结婚了,没要公司员工去随礼,反过来给公司员工发红包庆贺一番。

  不过这个传言高层闭口不谈,有部分员工相信了。有一部分员工则是捂着耳朵死也不信,要是信了自己怎么钓金龟婿?

  来一场小三上位挤掉原配吗?

  可今天不少女员工的玻璃心碎了一点,自己无比中意一直想法设法贴上去的大老板真的结婚了。不但是结婚了而且连娃都有。

  更让她们绝望的是公司高层对于自家这个老板娘十分的客气,不是那种因为对方是大老板媳妇的客气,而是公司的几个老人小心谨慎的看着老板娘和对自家老板一样尊敬。

  一开始她们还奇怪公司高管怎么有点怕这个老板娘,后来有公司的老人说,那是因为老板娘以前就是飓风建筑的老板。

  当初飓风建筑成立的时候老板娘就是公司的大老板掌管着公司运营,后来有一些公司元老在打理,又过了几年自己大老板才接手过来的。

  这个消息一公布无数女员工瞬间感觉乌云压顶,这个消息无疑透露这个一个让她们绝望的信息,那就是自家老板娘并不是嫁给王子的灰姑娘,很有可能自身身份地位就不简单。

  小三上位一般是指男人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女人只是附属品,然后自己搞定男人让对方踢掉原配就行。

  可如果两者是门当户对,自家大老板如此年轻又这么优秀,而这个老板娘十有八九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而且很有可能还是那种招惹不起的世家,就凭自己这个小身板下想要来个小三上位,估计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081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