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感谢蒋正1123大大的月票支持!)

  “md,这到底是不是畜生,怎么跟人一样聪明,还懂的战术布置的吗?”

  教育局的董科长看着外面整齐排队的狼群,开始骂娘,这哪里是牲口,简直和训练有数的军人一样。

  “狼本来就很聪明,这群狼的头狼应该很聪明,很厉害。”

  向导比任何人都紧张,他生活在大山脚下,经常听老一辈的人讲狼群的故事。

  按照老一辈的说法,摆出这个架势的狼群,会十分的可怕,它们会撕毁消灭他们面前的一切。

  “啊哦!”

  董科长的感慨刚落,一道长啸传来,然后那只呼啸的头狼,呼啸着率先冲向了木屋,后面紧跟着其他狼只。

  嘭嘭嘭嘭……

  真的是带有智慧光芒的牲口,在头狼的撞击指引下,所有的狼只都瞄准了木门,而且你还是撞击在同样一个位置。

  每撞一下,木门就会弹一次,然后屋内的人又重新用力顶上。

  看起来似乎势均力敌,有惊无险。

  但是,一轮结束之后,他们发现门上的木板已经断裂出裂缝,只要狼群在同一个地方再撞上一轮,这门就算是废了。

  失去了木门的防护,他们也就失去了唯一的屏障。

  木屋内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有一个心态较差的学生,已经一脸惊恐,随时会哭出来。

  魏明州靠近徐梓依的身边:“徐梓依,等一下如果狼群攻进来,你一定要跟紧我,我一定想办法送你到山溪的对面去。出去后你尽快离开这里,然后给老三打电话,他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魏明州,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我们一定能坚守到天亮的。只要再坚持三个小时就行,只要三个小时。”

  徐梓依知道魏明州是什么意思,这等于是在做最坏的打算了。

  虽然不知道有了他的帮助,自己到底能不能逃出去去,但是徐梓依并不希望有这么一刻。

  此时,他是多么希望有人能从天而降的来救他们,能帮他们赶走狼群,能救他们于危难之中。

  一个男人的身影一直盘绕在她的脑海,一会儿嬉皮笑脸,一会儿又肃穆沉重。

  “放心,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会放弃的。”魏明州点点头:“不过万一我回不去,你一定帮我照顾好胜男,我不希望她伤心。”

  以他们此时的危急情况,能全身而退的可能性极低,魏明州看的很现实。

  不是他不怕死,而是怕也没用,在经历了一些苦难之后,他早就明白了一些道理。

  楚乾坤用实际行动告诉过他,回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不论面对的困难是如何的庞大。

  想要解决困难,只有迎面而上。

  所以,他现在是明知有可能的结局,依然是冷静的在面对,他要给其他人带一个榜样。

  现在是全力面对困难的时候,而不是哭哭啼啼,那样永远解决不了困难。

  不过,面对困难是一回事,安排好最差可能的后路也是十分的重要。

  徐梓依不但是女生,她和楚乾坤的关系,魏明州更是清楚,在这关键时刻,他肯定是要想办法把她救出去,而不可能是他自己跑路,把对方丢下在危险之中的。

  “魏明州,你不要说了。”徐梓依强忍着心里的惧怕,努力控制着眼中酝酿的泪水:“我们一定能安全离开的,我们所有人都能。”

  这一刻的徐梓依好后悔,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累赘,很可能会拖累大家。

  殊不知,在这种境况下,是男是女的区别并不大,没见边上的一个大男生已经开始抽噎了吗?

  就这表现,还不如她徐梓依呢?

  为了发挥自己的作用,不让自己成为累赘,徐梓依隔着自己的登山包,用尽全身力气的顶住大门。

  她让证明自己,同时也是在对自己的任性做出救赎。

  “所有人准备,第二波攻击要来了。”向导再一次高声喊道。

  于是,人手一包的全力顶在了木门上,包括之前抽噎的那位那位男生,也暂时停下了抽噎。

  中间隔着一个包,是为了防止被从门缝里伸进来的狼爪抓伤,这就是经验。

  在上一波的攻击中,有两个人就中了招,包括向导本人。

  但即便被抓伤,他都没敢用手里的缅刀去砍那只狼爪子,就是害怕砍伤了狼爪,会激怒头狼,会激怒狼群,害怕它们会疯狂的报复。

  忍气吞声!

  向导的话音刚落下,狼群的狂啸又开始了,然后就是如冰雹砸窗一般的撞击声传来。

  原本就已经快要断裂的木板,再也承受不住这撞击,啪嗒一声彻底的裂开。

  同时,一只狼爪伸了进来,接着两只冰冷的蓝眼睛,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一股子嗜血的气息,铺面而来。

  刚才已经停止了抽噎的男生,彻底的哭叫了起来,爸爸妈妈我爱你终于是说的很顺溜,但整个人却是呆滞的没有任何动作。

  不过,不论他此时什么样的表现,就是哭尿了,都没有人会责怪他,因为那只狼头正好出现在他的面前。

  事实上,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被一幕吓傻了。

  之前,虽然狼群一直在外面,但是有一道木门隔着,隔开了最终的危险。

  但是,当狼**裸、明晃晃的出现在他们眼前,那张着锋利牙齿,流着蛤喇的狼嘴毫无隔阂的出现在他们眼前之时。

  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从来没有距离他们这么近过。

  木屋内唯一还清醒的,就只有向导了,他那早就饥渴难耐的缅刀,终于挥舞了出去,对着狼头就是一刀。

  他深深的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忍气吞声,血拼是唯一的出路。

  向导的这一刀是又快又狠,但却没能一击成功,被这只狼避过了要害,只是在它身上砍出了一道血痕。

  疼痛让它狼毛须张,落地之后,呼呼呼直哼,一双蓝色的眼睛变成了嗜血的猩红,锋利的牙齿透露着冰寒之意。

  然而,就在这只受伤的狼想要再次发起攻击,准备冲入木屋之内,准备把向导撕碎,一报砍伤之仇时。

  头狼的呼啸声传来了,和之前的长啸不一样,很短促。

  所有的狼只都开始返回到头狼的身边,围绕在它的身前,受伤的红眼狼不甘心的咆哮了一声,最终也退回到了头狼的身边。

  一路走过,不断的有红血低落在地上,在碎石上,在草堆里。

  “怎么回事?狼群怎么退回去了?”

  董科长手里拿着一块木头,正准备要和下一刻冲进木屋的狼只拼命。

  结果,明明已经撞断了木门,明明可以直接冲进屋内的狼群,竟然在优势全占的情况下,突然的撤走。

  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不知其解。

  “不知道啊!”向导也是一脸的茫然。

  他对狼群的了解都是听说的,哪里能知道的那么详细,哪里知道这些狼搞什么花样?

  难道是狼性突然醒悟,要大发慈悲的要放过他们?

  难道是他刚才的一刀起了震慑的效果,他现在这么伟岸彪悍,连狼都怕他的吗?

  可能吗?

  呼呼呼!

  粗气不断的飘荡在木屋里,魏明州他们的想法可没有那么多,他们只知道他们死里逃生了一次。

  “不好,事不过三,狼群不是要退去,是要准备最后一次的总攻。戒备,快点戒备,快找东西拦住破门。”

  向导突然慌了,一双同样猩红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狼群。

  他知道他们完蛋了,他也后悔啊!

  本来还以为只是带带路,简单的保驾护航一下,就能轻松的赚到几百块,谁知却要在这里枉送了性命。

  一声哀叹,在他的心里响起,一把缅刀高举在他的手中。

  拼死一只保本,拼死两只赚一只,拼死三只,算了,想多了。

  刚刚才轻松了一点的魏明州等人,马上骚动了起来,恐惧重新支配他们,手忙脚乱的开始找东西挡门。

  然后,整个木屋内,除了他们的背包还能起到一点阻挡的作用外,其他的柴火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在屋内堆砌的都是整整齐齐的小柴火,长一些粗一些的木头都在屋外躺着呢,他们根本就够不着。

  魏明州悲哀的大喊一声:“能不能不要这么勤劳,留几块长一点木头给我们不行吗?”

  这一刻,他是真的怨恨那不知名的山民,能不能不要这么勤快啊!

  徐梓依一手顶着自己的登山包,一手拿着登山拐杖,幽幽的一叹。

  她不怕死,只是她不甘心!

  “楚乾坤,我恨你!楚乾坤,我爱你!楚乾坤,我好后悔!我还有很多心里话没有跟你说,现在是没有机会说了。你一定要一直记得我,经常看望我,不然我会孤单的。”

  徐梓依的幽怨,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又似乎是说给千里之外的楚乾坤听的。

  “徐梓依,你到底是恨我还是爱我啊?”一道厚重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徐梓依的耳朵。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都要死了,难道就不能你主动一次吗?为什么总是要我一个女生主动,难道我的心,你会不懂吗?”

  徐梓依一点都没有觉得楚乾坤的声音来的突兀,而是自顾自的和他交谈了起来,她要趁着这个机会,把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虽然这只是她臆想的场面,但她不愿清醒,她要在最终危险降临之时,把该说的都说了。

  “徐委员,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吗?你这样背后说,我怎么能知道呢?”楚乾坤的声音继续传来:“还有啊。你要是觉得孤单,回家找你爸妈去,以后就不要乱跑了,免得他们担心。”

  徐梓依要和楚乾坤说心里话,楚乾坤却把话扯到徐梓依父母的身上。

  “没有以后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他们操心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抱抱我,我怕冷!”

  说着,徐梓依突然放下手中的登山拐杖,一双手抱住她的登山包,脸蛋依偎,闭上了眼睛。

  “徐梓依,徐老师,徐委员。我一个大活人你不抱,抱一个丑不拉几的大包,是什么意思?”

  楚乾坤的声音再次传来,还带着一丝调侃的窃笑。

  “我也想抱真的你,可是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到哪里去抱你。”

  徐梓依幽怨的说道,闭着的眼睛流下了一行泪珠,包含了她无限思绪的泪水,从她的脸庞滑落。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08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