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梅总的信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年轻听完感动的点点头,这份信任比多少钱都要重要,拿着报表转身又出去了。

  “字签了?”

  梅媛馨看了看余飞递回来的文件,对余飞问道。

  “嗯,以后这种文件,你代替我签字就可以了,没必要一直压着,只要你觉得没问题,那你就可以拿主意。”

  余飞仿佛刚刚梅媛馨教小弟一般说到。

  “该我做的事情,我就做了,该你做的事情,就必须你来做,这些大事情要是你都不看不了解,要你这个老板有什么用?”

  梅媛馨白了余飞一眼,原则她一定要坚持。

  “好吧……”

  余飞有点无语了,这个甩手老板还有人不愿意自己当了。

  “对了,大坝的事情你知道吗?”

  梅媛馨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只手转着笔,对余飞问道。

  “不知道,怎么了?”

  现在工程的事情,都留给公司来对接了,余飞能不操心就不操心。

  “大坝建设的工程队,那边要求他们来招标找人!”

  梅媛馨十分委婉的说到,说白了就是人家有暗箱交易,想要把这块香饽饽揽过去。

  余飞微微皱眉,大坝的建设,自己的要求就是安全可靠,要是工程被别人揽走了,不说得多花多少钱,这质量自己就不可控了。

  “这是谁说的?”

  余飞想了想之后问道。

  “胡宇飞手下的一个人,说这就是他的意思。”

  梅媛馨直接说道,两个人交谈就说的比较直接了。

  “有原因吗?”

  余飞觉得胡宇飞那么圆滑的人,不会这样说话办事,一定有原因在其中。

  “说是给咱们争取投资款的时候,用这个作为交换条件,才让人帮忙把投资款拿到手,所以这件事不能回绝,否则投资款就打水漂了!”

  梅媛馨点点头,有因必有果,那些人做事,自然也得给一个充分的理由,反正这个理由,让梅媛馨觉得没法回绝了,但是又觉得事情不对头,生怕出现岔子,让余飞回来再解决做决定。

  要是一般人,想都不想就妥协了,毕竟投资款不是一个小数目,一般的人开公司,现金流都很紧张,有投资自然是好事了。

  但是余飞不一样,他做的是百年产业,要是水坝建起来出现了溃坝的情况,那整个村子就遭殃了,毕竟水坝在高出,村子在低处,到时候那就是巨大的灾难了。

  “这件事我来处理,大不了咱们自己建!”

  余飞想了想就做出了决定,这事不能妥协,这种交易的背后,都是肮脏的金钱交易,很多的豆腐渣工程,都是因此而出现。

  “可是大坝的建设,需要的钱就多了!”

  梅媛馨有些发愁的说到,作为余飞的财务经理,她现在恨不得一毛钱掰开当两毛钱花。

  “钱不是问题,对了,玉石矿那边对接上了吗?”

  余飞摇摇头,忽然想到了玉石矿这个聚宝盆。

  “对接了,可是钱家那边,还在造势,据说过一段时间,要先开始进行一场大型拍卖会,到时候我觉得都是托,暂时也拿不到什么收益,正式开始出售,不知道到什么时间了。”

  梅媛馨无奈的说到,钱家的布局也很长远,甚至梅媛馨觉得,可能要照抄钻石的营销思路,进行饥饿销售。

  毕竟天外陨石带来的玉石,全球都是独一份,这独家垄断买卖,当然要做好了。

  “没事,让他们慢慢来,他们准备的越充分,咱们以后也分的越多。”

  余飞点点头,做事切记不能心急,老一辈说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钱家是成熟的商业家族,他们这样做有他们的理由,钱家当然也不想亏本了,现在投资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完了拿到更多的收益,余飞也是受益之人,这事不能催。

  “那账上的钱已经不够了,顶多再支撑一周,前两天茜茜妹子,知道咱们资金紧张,从酒店里还给咱们抽出来了五千万送来了。”

  梅媛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余飞什么都想干,可是什么都需要钱,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位,这都需要钱来打理。

  “没事,钱的问题交给我,我这就去抢银行。”

  余飞摆摆手,开玩笑说道。

  “没个正形!反正你给我多少钱,我帮你精打细算的花,花完了我就没办法了。”

  梅媛馨瞪了余飞一眼,知道余飞是开玩笑。

  “你放心花,我这就去搞钱!”

  余飞摆摆手,逼急了自己想要多少钱都有,只是看自己干不干而已,余飞现在喜欢每一分钱,都在账面上,让人看起来挣的合情合理。

  “你可一定不要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梅媛馨急忙提醒道。

  “我什么时候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余飞疑惑的问道。

  “上次你去东南亚国家,赚了个杀神的称号,太危险了,你以后最好别干了。”

  梅媛馨早就通过王娟,一起在暗网上看过了,余飞现在可谓是名扬海外,只是很多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却不知道是何许人也。

  “弄死的都是该死的人渣,那是替天行道,在给我积攒福报!”

  余飞从来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反觉得自己自己做的是好事。

  “毕竟是人命,他们自然有他们的报应。”

  梅媛馨还是觉得太难以接受了,要不是她了解余飞,首先听到这事的话,一定觉得余飞就是个青面獠牙的恶魔。

  “有因必有果,他们的报应就是我啊!”

  余飞摊摊手,十分坦然的说到。

  “反正你不许再做了,你从那次回来,我总觉得你身上带着一股血腥味,咱们大不了慢慢做事业,现在也不愁吃不愁穿了,不一定要那么拼!”

  梅媛馨说不过余飞,就上前一把抓住余飞,仿佛下命令一般说到。

  “好好好,我答应你!”

  余飞无奈的点点头, 果然纸里包不住火,只要做过的事情最后都瞒不住,梅媛馨看来一直在惦记这件事。

  “哼,那就好!你要是敢说到做不到,就永远不要回来见我!”

  梅媛馨这才满意的放开手,并且很没有威慑力的威胁道。

  “知道了,你忙吧!”

  余飞急忙开溜,她最不会拒绝女人了,尤其是自己的女人,生怕梅媛馨又提什么要求。

  “站住!刚回来就走,莹莹妹子也招了几个人,可都是小帅哥,你再不着家,小心自己的女人被拐跑了都不知道哦!”

  梅媛馨忽然坏坏的笑着说道。

  “我对自己这点自信还有。”

  余飞得意的扬扬头,十分自信的说到。

  不过余飞说完话,就找

  李莹莹去了,虽然内心的确很自信,但是总不舒服。

  来到李莹莹的办公室之后,看到两个年轻人正在埋头忙活,两人没见过余飞,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认识,就低头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不过李莹莹不在。

  余飞疑惑的推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李莹莹竟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重新给她支了一张桌子,正在整理文件。

  “怎么坐我这里来了?”

  余飞看到李莹莹坐在这里,内心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但是嘴上并没有说出来。

  “小飞哥哥你回来了,你这里空荡荡的你也不用,我坐这里刚好不浪费,隔壁新招了两个人,让给他们办公。”

  李莹莹看到余飞之后,开心的笑着站起来,走过来抱住余飞的胳膊说到。

  “嗯,也行,正好我经常不在,你给我积累点人气。”

  余飞对此没有一点意见,他不是那种有点身份,就立马要将自己单独隔离出来,让自己显得和别人区别很大,要分出高低贵贱出来的人。

  “小飞哥,那会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来给咱们送羊,让咱们派个人去带路,公司没有买羊的记录,是你买的吗?”

  李莹莹想起来了几分钟前接的一个电话,正准备让人去处理。

  “对,我是买的,对了,正好带回来两个人,瘦猴应该已经通知你们了,完了可以认识一下。”

  余飞点点头,那些司机的速度真的很快,估计是日夜兼程赶来了,看来差不多快到了。

  “嗯,我们都接到通知了,对了,养殖场那边的建设基本上完成了,所有的山头都圈起来了,就是不知道保持原生态,还是咱们加以干涉,种植一些适合羊吃的植物?”

  李莹莹现在也是满嘴的工作。

  “这个交给我,我现在出去接一下去!”

  余飞想了想还是自己去比较好,那些西北的汉子人都不错,就是性子直,要是发生了误会就不好了。

  “行,那我就不安排人去了!”

  李莹莹乖巧的点点头,踮起脚尖在余飞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然后急忙向门口看去,生怕被人发现。

  “哈哈哈!”

  余飞看到她可爱的小动作,低头重重的亲了她一口,大步走了出去。

  余飞开到后山路口的时候,看到远处几辆车正好向后山行驶而来,远远的就看到几辆车上滩羊的身影了。

  余飞站在显眼处,司机看到他之后,按了一下喇叭,余飞指了指养殖场的方向,带头的司机立马打了转向灯,示意余飞自己看清楚了。

  然后余飞转身向养殖场走去,一边走一边给金小妹打去电话,让她立马安排人来赶羊,两千多只羊都要赶上山。

  金小妹不知道在哪个工地忙活,一边接余飞的电话,还在一边安排其他人的工作。

  余飞走到养殖场门口,几辆货车都停下了,几个司机正凑在一起等余飞,一个个看起来满脸的疲惫,余飞的身后,两辆面包车快速驶来,车上下来了十几个工人。

  “辛苦了,我让人带你们先去休息一会,这里交给我的人就可以了。”

  余飞走过去看到那些司机疲惫的样子,就知道这些人一定是不眠不休的开车赶了过来。

  “不辛苦,收钱办事这是我们该做的,所有的羊全都安全送到了!”

  最早和余飞认识的司机走上前来,裂开嘴露出一口抽烟熏出来的大黄牙说到。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0831/1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