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子,满月酒啊,不请我,这你可就太不够意思了。”郭正见着李枫给了胸口一下。

  “回头请。”

  李枫笑说道。“佳佳爸妈那边过来,苗家一般满月酒都是月前办。”

  “那行,我可给两个小家伙准备一份大礼呢,到时候别的不说,酒可要管够。”郭正笑说道。

  “没问题。”

  郭正亲自送着食材过来,索性留下来帮忙,不拿他当外人。“今天你就帮忙招呼一下几个舅舅。”苗家舅爷可是能当半个家的,虽说佳佳没有亲兄弟,可大伯家哥哥和弟弟好几个呢。

  再有二龙坡亲族堂哥加起来十多二十个,这些可都算舅舅,这都要过来的,李枫和庆富,庆祝几个说了,再有大伯加大哥和二哥,来招呼这些舅舅们。

  “行。”

  郭正一口答应下来,招呼客人自己还是有这点本事的。

  “来多少人?”

  “三五桌。”

  这边具体人数不太清楚,想来不会少的,娘家来人肯定要陪好,再说这次张佳佳争气啊,一下就儿女双全的。

  本来按着苗家习俗,李福山前几天就和大伯去了一趟二龙坡,苗家这边孩子出生是要舅舅帮着起名字,外公和外婆这边定下来。当然张佳佳是外嫁,名字这边张成和石秀兰都推辞,交给李福山这边来起。

  不过该有一些东西还是要有的,张成挺看重这个,该有的程序都要有的,本来送着公鸡去舅舅家,一般送一只回两次,讨个好彩头,儿女成双。

  不过李枫这边不用,张佳佳直接就生俩,儿女成双了。

  这倒是好了,不用这么麻烦了,约定好孩子出生十八天这天来送出生礼,定下来,张成和石秀兰就开始准备了。

  老几样,再有就是送礼的人手,苗家送出生礼一般都是挑着担子,坐车显得不讲究了,好在不算太远,人又多倒是不怕东西多,大家不好运送。

  这会李枫去接着郭正,运送食材回来,张家人就打着二龙坡这边出发了。

  “这么早啊。”

  李枫接到二姑的电话,这人都出发了,看看时间刚过七点。

  二个多小时,差不多十点样子人就能到了。“得赶紧回去准备了。”

  苗家有苗家规矩,李家坡有李家坡规矩,这迎客的红糖鸡蛋,要早早准备着,还有点心,煮茶等,进门谢礼酒也要准备妥当了。

  “走来?”

  郭正倒是挺意外,二龙坡离着李家坡不算近啊。

  “苗家这边规矩。”

  李枫笑说道。“快点,回去我要做一些茶点,时间不多了。”

  “自己动手啊?”

  郭正没曾想,今天李枫亲自下厨啊。

  “点心我做,不过中午饭菜还是交给了福正叔来。”

  李枫打好了招呼,现在不是周末,农家乐不算太忙,家里安排好就能过来,三五桌倒是不费多少工夫。

  “奶奶,伯娘,嫂子。”

  李枫招呼过来帮忙伯娘,嫂子,扶着奶奶进屋做。“两个小家伙在楼上,奶奶我扶你上去。”

  “不上去了。”

  伯娘和嫂子摆手,这边还有不少活要干呢。

  “先坐会。”张凤琴说道。“三子,你先扶奶奶上去坐会。”

  李枫送着奶奶上去,这才下楼倒茶。

  郭正倒是不用李枫招呼,来李枫家和回家没啥两样。“礼物没带过来,回头我给带过来。”

  本来满月礼,这会离着满月还有十多天,郭正倒是没有带在身上,毕竟挺名贵的,再说东西装在身上不方便。

  “你太客气。”

  李枫笑说道。“妈,食材都在车子里,新鲜的海鲜和肉。”

  “我来弄,你去点心做好了,别等会人到了,没的茶点吃,失了礼数。”张凤琴说道。

  “那我去做了。”东西李枫昨天就准备妥当了,这不直接就是上手了,点心制作不算多,五六样,炸果子,还有糖糍粑,几样的点心,李枫边做边和郭正聊天。

  “行,味道真不懒。”

  郭正尝了块糍粑,香喷喷甜滋滋,挺好吃。

  “再来一块?”

  “算了,别当时候我吃饱了。”郭正笑说道。“我还是留点肚子喝酒呢。”

  “哈哈。”

  李枫做好点心放在橱柜里,准备了差不多八桌的点心,耗费不少功夫和时间。“总算弄好了。”

  “我问问到哪里了?”

  李枫给张东打了电话。“哥,现在到哪了?”

  “快到小吃街了。”

  快到小吃街,那可就真快了,估摸最多十五二十分钟就能到了。“行,我这就准备。”

  “爸,妈,队伍已经到了小吃街前了。”

  李枫说道。“我估摸十来分钟就能到村口。”

  “那赶紧的去迎迎。”

  张凤琴拍拍手。“我给你你爸打个电话。”

  刚李福山进村请人了,这会正好在五叔家里。“那行,我正和福远说这事呢,那我们直接去村口。”

  “电子鞭炮准备好了吗?”

  张凤琴问着李枫。“妈,你就放心吧,放李二店里呢。”

  “我给庆富说了,这会差不多准备好了。”

  “那就好。”

  “你也过去吧。”

  张凤琴说道。“家里我照看着。”

  “好。”

  李枫和郭正,赶到村口没一会队伍就到了,浩浩荡荡队伍,排了几十米呢。

  打头张成和石秀兰,张梁,二姑夫张锦程,提着礼,其他人张国,张青等这些舅舅全都挑着担子。

  “枫子,这么多,啥东西啊?”

  郭正真有点被吓到了,李枫一看都有点懵,这么多人,好在自己准备多了一些菜肴。“糯米,还有一些孩子用的东西。”

  来人差不多四五十,并不算多,可挑担子有三十多个,还有背着背篓送着礼也有十多个,整个队伍还真不短呢。

  “来了,辛苦,辛苦,请庆。”

  电子鞭炮响起,不少游客围观,整个场面挺是热闹。

  游客好奇担子里挑的是什么,一个个担子上面盖着漂亮的苗锦,鲜亮,漂亮,盖在下面是糯米和红枣,一担子差不多三四十斤糯米加着几斤红枣。

  整个三十多个担子,小一千斤糯米,这是送过来给李枫酿酒,没错,苗家女孩子一出生就要为她酿酒,过去生活艰苦酿酒不敢酿多,有九斤九说法长长久久。

  现在九十九斤都是比正常,这和女儿红差不多一个意思,只是稍微有些不同。

  队伍来到吊脚楼,早早准备桌椅板凳摆放好,大家礼物放好,张成和石秀兰把带着礼物放到桌子上。张成是一把柴刀,一杆秤,一支笔,这是希望男孩子能文能武,知轻重,内心公平做个好孩子,石秀兰送的是绣花竹篮,绣花针,绣花线,是希望女孩子长大心灵手巧。

  当然这些只是寓意美好东西,还有真正礼物,小西瓜是长命锁等,小桃子是一整套的银饰品,其他衣服等人更不用说了,礼物放在桌子上。

  这是苗家习俗,李枫这边忙把两个男女娃娃拿出来,娃娃传看一遍,这是规矩,张佳佳告诉李枫,礼物是要给孩子看,可外边人多,怕吓着孩子就有娃娃代替。

  李枫觉着有道理啊,小西瓜和小桃子刚十多天大,这么多人,可不是要给吓到了,这样倒是好了,礼物多少这边都有单子,整个看礼结束。

  李福山,李枫一家人招呼大家入座,喝茶吃点心,李庆富几个忙收拾桌子,上点心,茶水。

  一阵忙活,李枫没有注意郭正觉着手机拍摄。

  “这是干什么啊?”

  “好有仪式感啊。”

  “佳佳爸妈送满月礼。”

  “满月礼?”

  “不对吧,我记着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吧?”

  “是啊,这十月刚过,我记着最多十多天吧?”

  郭正解释一番,大家心说感情是这样啊。“还挺有意思的,枫子真是,怎么不直播啊。”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0926/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