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笼刚拉开,一股混合着腥味儿的霉味扑鼻而来。

  小朵捂着口鼻,差点就呕了。

  “这箱笼里面咋一副腥味儿啊?”她问。

  项胜男一脸羞愧:“之前我娘拿的那些鸡鸭,都是褪了毛先藏那里的,难免会沾惹上一些气味。”

  听到这话,小朵的眉头拧在一起,她决定了,三天都不吃鸡。

  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抱,突然,有个东西从里面掉下来,刚好就落在她鞋子上。

  她把那东西捡起来,放在眼前打量了几眼。

  这是一截绳索,好短好短,大概五寸的样子。

  小朵有点纳闷,这种绳索一般都是用来捆绑东西涌的,通常都会比较长。

  即便是用来挑水系水桶的绳索,再短也不止这五寸。

  这么短的绳索是用来干嘛的啊?啥玩意儿都绑不了啊,而且从端口来看,很平整,好像还是新近剪下来的。

  “朵儿,你在瞅啥呢?”项胜男来到了小朵身旁。

  小朵把手里的五寸绳索举到他面前:“这绳索是用来干嘛的?”

  项胜男看到那绳索,也是愣了下。

  这么短,似乎做啥都不行啊!

  “这绳索,有点眼熟……”他突然道。

  一阵不知名的风突然吹过来,那绳索轻飘飘的被吹起来,这回竟然落在胜男娘上吊时踩翻的那只长条凳上。

  小两口对视了一眼,突然都打了个激灵想起来了。

  可不就是前几日胜男娘上吊用的那绳索么!

  小朵吓得脸都白了,把手指头往身上使劲儿的擦着,似乎那截绳索是洪水猛兽,是瘟疫,是晦气,必须使劲儿的擦才能擦干净。

  项胜男也是满脸惊骇。

  “回头再来收拾吧,咱先回去。”他一把拉起小朵,匆忙离开了老宅。

  回到村口的新宅子里,看到孙氏抱着孩子在院子里晒日头,杨华忠和牛贩子在一旁抽着旱烟说着话。

  小朵的魂儿才稍稍回过来一些,仿佛从鬼门关又重回了人间。

  真好。

  这一天,小朵都一副草木皆兵的样子,尤其害怕见到绳索之类的东西。

  孙氏察觉到她的异样,询问了好几遍都未果,孙氏只得暗暗担心着,多加留意她。

  又过了两天,大孙氏和王翠莲过来看小朵了,跟着一块儿过来的还有骆宝宝。

  “朵儿姨,我不放心你,想来陪陪你。”

  屋子里,骆宝宝亲昵的依偎在朵儿身旁。

  朵儿温柔的揉着骆宝宝柔软的发顶,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外甥女长得个头都要追上自己了,朵儿是由衷的欣慰啊。

  脸上满满的姨母笑。

  “姨妈没事儿,你有心了。”小朵道。

  骆宝宝听到小朵这话,便笑了笑,将说话的空间留给小朵和孙氏王翠莲她们,自己则搬了把凳子坐到了摇篮边,双手托着腮,聚精会神的打量着摇篮里的小表妹。

  这段时日真是幸福啊,接二连三的做姐姐,先后两个小表妹降生了。

  先是好看得不得了的福娃,接着又是娇娇。

  作为姐姐,她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自豪感。

  等两个小表妹再长大一些,她要教她们扎马步,练习拳脚功夫来傍身,她还要教她们很多很多她所知道的东西,要把她收藏的一整套漂亮娃娃送给她们……

  床边,孙氏和小朵她们正在说话,说着说着,话题就绕到了小朵身上。

  “朵儿啊,昨夜你睡觉梦到啥了?一宿都在说胡话,你是不是梦到啥不好的东西了?”孙氏突然问。

  小朵愣了下,随即摇头否定。

  “娘,我没做梦,真的。”

  “还有没做梦,我都听到你喊绳子,喊了一宿。”孙氏忧心忡忡。

  绳子?

  王翠莲和大孙氏都讶异不已。

  小朵自己则是白了脸色,放在腿上的手指都在轻轻颤抖。

  孙氏抬手捉住小朵的手:“朵儿,到底啥情况,你跟娘说啊,有啥事儿别一个人闷在心里。”

  大孙氏也道:“是啊朵儿,有啥事儿就说出来,别让你娘担心啊!”

  小朵轻咬着唇,目光闪躲,满脸犯难欲言又止的样子越发让孙氏她们坚定了猜测,朵儿果真有事瞒着她们。

  “朵儿!”孙氏握住小朵的手加重了力度。

  小朵没辙,只得硬着头皮把昨日收拾东西,里面掉出一截五寸长绳索的事给说了。

  “不就是一截绳索嘛,这有啥好怕的,咱家里好多绳索呢。”大孙氏不以为意。

  王翠莲想了想,道:“绳索本身是没啥,可胜男娘是在绳索上那啥的,不怪小朵见了绳索害怕,等过几日就好了。”

  孙氏面色也变得不好,压低声道:“朵儿,当初你婆婆上吊用的那条绳索呢?哪去了?”

  小朵道:“当时好像是要烧,后来不晓得是咋回事,好像把那绳索放在一堆东西里面,咋啦娘?”

  孙氏摇摇头,“没咋,我就是问问,指不定是那绳索没烧掉,你婆婆有点不安生,所以你睡觉才不踏实?”

  小朵睁大眼:“那照娘这没说,是不是找到那条绳索烧了就没事了?”

  不待孙氏回应,大孙氏抢着道:“老规矩都是这么说的,那绳索可不能留,得赶紧烧了,不然不安静。当初栓子娘也是挂了脖子,当时就把那绳索给烧了,后来那柴房还是闹腾,老王家设了法子,据说连那一整根横梁都给拆下来了。”

  小朵站起身,“那我这就去喊胜男进来,让他赶紧去把那绳索给烧了。”

  “朵儿姨等等。”骆宝宝突然从摇篮边站起身。

  “咋啦宝宝?”小朵问。

  骆宝宝笑眯眯道:“朵儿姨,能不能让我看看那上吊的绳索啊?”

  “宝宝,你说啥呢!”小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骆宝宝却换了一副认真的面孔:“朵儿姨,我是认真的,带我一块儿去呗,我想看看。”

  “这哪能啊,那种地方晦气,你还是个孩子……”小朵想都不想满口拒绝了骆宝宝的请求。

  旁边的孙氏她们也是无奈,“宝宝听话,那没啥好看的,不吉利。”

  可是,骆宝宝倔强起来,却没人拦得住。

  “嘎婆,朵儿姨,我可是将军之女呢,将门虎女,那些邪祟之气是不敢冒犯我的,带我去看一看吧,我真的就看一眼,就算是帮我练练胆,我爹可是说了,等我到了十五岁,就要带我上战场去杀敌!”

  :。: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0970/5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