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凡辉后悔了:“我根本就不该把这个案子交给你!”

  “放心吧,领导……”曹紫嫣嘿嘿一笑:“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如果你不想给我惹麻烦,就什么都不要做,只要调查兰海鹏的犯罪线索就好。”

  “可让兰海鹏这种人逍遥法外,我很不甘心呢!”

  “任侠会解决的!”孔凡辉非常有信心:“而且是悄无声息的解决,不留下任何后患!”

  “但我们才是警察,任侠不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把兰海鹏毙了?”

  “因为警察必须讲法律。”孔凡辉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说服曹紫嫣:“直接的说,我们被身份束缚了,但任侠没有这种束缚!”

  “那我还是别当警察了!”

  孔凡辉被吓了一跳:“你要辞职?”

  “可以考虑。”曹紫嫣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当警察是为了惩奸除恶,结果是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那么我还做警察干什么?”

  “这个社会各有分工。”

  “我知道呀。”

  “你不知道。”孔凡辉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我们跟任侠之间就有分工。”

  曹紫嫣不明白:“怎么分工?”

  “我们是警察,执行的法律。”孔凡辉的解释非常简单:“任侠不是警察,执行法律之外的事。”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既然有了任侠就没必要再有警察,或者有了警察就不应该有任侠。”孔凡辉意味深长的告诉曹紫嫣:“我们先前说过这个话题,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制度是万能的,所以就必须在现有制度之外有某种补充手段。无论如何,社会都需要法律,因为并非所有事都非黑即白。就比如秦明华这一伙人,他们当然该死,但大多数事情其实不是这样,对与错其实不是那么明晰,这就需要法律来调整,让整个社会处于有序运行当中,而不能是任侠这种侠客。相反的是,如果这个世界上都是任侠这样的人,没有法律,没有警察,没有法院,那么结果是什么。就是任侠看谁不顺眼就灭了谁,社会没有任何秩序可言,而且任侠也不可能管好所有事。任侠做的所作所为不只是伸张正义,还有大量个人恩怨掺杂其中,更重要的是,其实任侠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跟我们警方配合,你有没有注意到,虽然任侠处处规避法律,却从来没有挑战法律的权威。”

  曹紫嫣微微一怔,旋即用力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再说任侠这一边,接到孔凡辉电话之后,把大致情况告诉了苏逸辰,随后召开了一次大会。

  为什么说“大会”,因为任侠把所有跟自己有关的人,全都找过来了。

  花背荣当然也来了,任侠直接告诉花背荣:“你应该正式加入和宏利了。”

  “啊?”花背荣一愣:“我?加入和宏利?”

  “对。”任侠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你本来就跟苏逸辰关系密切,苏逸辰是和宏利的地区大佬,其实你也已经是和宏利的成员,不管什么是大家都是一起解决。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有一个正式的名衔,那就是和宏利地区大佬,后港和茂庄就是你的地盘。”

  任侠这句话轻飘飘的,分量却非常重要。

  大家都知道,其实花背荣确实算是和宏利成员了,但任侠现在这一番话,等于是吞并了后港和茂庄。

  熟悉这两个地区的人都知道,后港和茂庄多年来血雨腥风,每一方都想要吞并另一方,同时还要防备这两个地方被其他地方吞并。

  后港和茂庄实在太重要了,千万不要小看只是批发米面豆油生鲜和调味品,其实就是生财宝地,坐等赚钱的生意。

  虽然这年头大家玩的都是高科技,又是数字货币又是流媒体,但民以食为天,这门生意才是永久的,而且受经济景气影响不大。

  多年来,后港和茂庄合纵连横,互相之间经常开片儿,但也经常合作对付外敌。

  直到任侠的出现,才终结了这段历史,两个地方正式完成统一。

  对花背荣来说,自己好不容易赶上太平盛世,成了逍遥的土皇帝,如果正式加入和宏利,就是给任侠当了小弟。

  所以,花背荣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犹犹豫豫的,看了一下在座的其他人。

  薛家豪看出了花背荣的顾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知不知道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是什么?”不需要花背荣回答,薛家豪直接给出答案:“那就是加入一个优秀的团队!”

  苏逸辰跟着说话了:“和宏利就是一个优秀的团队。”

  “没错。”花背荣点了点头:“这个时代,小团体很难生存,不管企业还是各种帮派社团,大家都在努力做大做强。如果后港茂庄仍然自己树一面旗,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被别人吞并,我毫不怀疑很多人暗中盯着。”

  如今苏逸辰不只自己成了任侠的小弟,连自己的长辈薛家豪都是,索性就把花背荣也拉进来,正好大家做个伴儿:“荣叔,我建议你好好想一想,其实眼下这三个案子,就给了我们很大的警示,如果联合起来可以对抗外敌,如果没有联合就会被敌人各个击破。”

  “好!”花背荣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也确实很难站稳后港和茂庄,还不如借助和宏利稳定局面。

  现在不只是外人垂涎,事实上茂庄那边也有不少人,暗中蠢蠢欲动,试图反抗花背荣。

  茂庄多年来自主经营,从没被外人统治过,心里当然不服气,所以花背荣现在的压力其实很大。

  而对任侠来说,其实今天开会做主要的还不是为了花背荣,因为花背荣加入和宏利早已板上钉钉,真正重要的是安排好薛家豪:“豪爷,你给我当小弟也有些日子了,但除了一个蜀香楼火锅,也没什么自己的地盘。”

  薛家豪急忙问:“你要怎么安排我?”

  “我把酒吧街一半给你。”任侠回答:“以后你就是酒吧街的大佬。”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1072/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