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这个数字出现,站在李欢身后一脸严肃的几个保镖脸色忽然涨红了。

  如果成交价格是一亿的话,那么排除李欢购买这块地的钱,每个人都能得到奖金两千万美金的现金。有了两千万现金,他们的生活能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当印第安人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众人都看着李欢,一脸期待。

  李欢笑笑,没说话。

  “怎么,你觉得这个价格低了?”印第安老人有些不悦。

  “不,不是价格的问题,是我有一些问题。”李欢说道,其实他现在对钱看得不那么重,毕竟还有一大笔钱在粉碎机那里等着变现:“如果您能回答我这些问题的话,给您打个折又如何呢?”

  “年轻人,你有什么问题?”印第安老人一愣。

  李欢此话一出,几个保镖脸色变了变,李欢说要打折,那岂不是要把他们的钱给打折出去?其中一个人刚要说话,就被李昂用眼神阻止了,他小声说道:“我们能拿到这笔钱,也是靠了李先生,你们当时还觉得他出两倍价格买下这块地有问题……事实上呢?他们这样的人,想东西是我们永远都不可企及的。我们就安静地听他说,我相信李先生不会少了我们的分红。”

  几个保镖一愣,随即不说话了,李昂说的很有道理。

  保镖们不说话,那玛利亚夫人和宋庭更没话说了。玛利亚夫人是被请来的印第安人专家,宋庭根本就是站在李欢这边的。虽然跟李欢认识不久,但宋庭确定,李欢这货是绝对不会吃亏的——果然,只见李欢从沙发后面拿出一根手臂长短的木雕,放在了桌子上。

  这根木雕通体通红,而且是两截组合,中间中空。除了被打开变成两截的木雕之外,桌子上还有一张材质非常奇怪的纸片。

  “这是我在祭坛里面找到的一个东西,首先我要说明,这个东西并不包含在祭坛交接之内,如果你们没有意见,我们再接着朝下谈。”李欢说道。

  几个印第安人互看一眼,最后那印第安人老者才说道:“我们要的是祭坛和我们先祖灵魂的安葬地,看图案,这不是我们族人的图腾,所以没有问题。年轻人,你要问的问题,跟这个东西有关吗?”

  “没错,我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另外,那张纸上画的是什么。”李欢说道。

  在偶然发现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印第安人祭坛,在确定这些东西搬不回国,只有就地处理的时候,李欢第一件事情干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用精神力完完整整地将地下祭坛探索了一遍,每一寸角落每一块石头都探索了一边,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真让他发现了点东西。

  没办法,按照花旗国法律,李欢在自家地下找到的历史古迹,只能属于李欢自己,但联邦法律还有规定,所有历史文物想要出国,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得到海关和当地文物管理局特批。李欢这种今天买地明天就发现古迹的行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加上这货是中国人,文物管理局和海关怎么可能让他把东西带走……倒不是说李欢带不走,他有虚拟空间,多倒腾几次就能倒腾走,可问题是就算倒腾回国,这些东西也是典型的非法走私文物。

  所以必须就地处理——花旗国的法律看起来挺公平的,但对于国家来说,反正文物都在国内,只要在国内,随便你们怎么倒腾。

  所以李欢只有卖掉这个地方。

  但在卖掉之前,肯定是要仔细探查每一个地方,每一块可疑的石砖,每一根可疑的雕刻,他不相信,这个印第安人的圣地,会一点古怪都没有……结果在李欢将近五个小时的精神力探索之下,果然发现了一根不太起眼的,在金字塔附近的一根图腾有问题。

  其他的雕刻也好,图腾柱也好,都是石刻的,唯独这一根,是木质的,还是中空的。而且这木头还很奇怪,不知道在潮湿的空间里存放了多少年,竟然只有表面有些腐坏。当李欢把这根图腾柱表面的藤壶剥开,打开中空内部之后,里面竟然还掉出了一

  张折叠得很好,一点没有腐坏迹象的纸。

  这更是稀罕了。

  要知道木头是透气的,什么纸张能经过海水潮气几百年不腐烂?

  所以李欢断定,这东西有古怪。

  找到这个图腾柱之后,李欢还拿给了玛利亚夫人辨认,结果作为最资深的印第安人研究学家,玛利亚夫人竟然一筹莫展,辨认不出这个东西的来历。她只能从纹路和雕刻手法确认,这是印第安人的作品,不过到底是属于北美的印第安人种群,还是古阿兹特克帝国的印第安人……她就辨认不出来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辨认出这个东西,肯定是印第安人里的智者。

  对于钱已经够用的李欢来说,这个祭坛遗迹能卖钱固然是好的,但他现在更喜欢的是这些奇奇怪怪,明显带着谜团的东西。既然玛利亚夫人解不开这个谜题,那么李欢只好把这个玩意拿给真正的印第安人辨认了。

  因为李欢下意识就认为,这个木雕图腾才是祭坛里面最出彩的东西。

  “这是你在祭坛发现的?看样子,的确是印第安人风格的作品……”老印第安人首先拿起两根木雕合在一起,仔细端详,打量半天之后确定道:“不过……这却不是我们的作品。年轻人,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哪个部落的作品,但我能肯定,它非常重要。”

  “哦?您怎么这么肯定?”李欢来了兴趣。

  “我来给你讲讲图腾的来历,你就知道了。”老印第安人说道。

  “图腾”这个词,源自北美印第安鄂吉布瓦人的方言“totem”一词的音译,意思是“他的亲族”。而对于印第安人来讲,图腾崇拜是原始宗教的最初形式,大约出现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图腾崇拜的核心是认为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物和自己的氏族有血缘关系,是本氏族的始祖和亲人,从而将其尊奉为本氏族的标志、象征和保护神。印第安人是对除爱斯基摩人外的所有美洲原住民的总称,其族群构成相当复杂,图腾也是多种多样的。

  最开始的起源的印第安人,图腾像最主要的就是天界雷鸟,天界雷鸟在印第安人的传说中,雷鸟是“天界”的主人,它能让自己隐形,以狂风的形式出现,出现在印第安人的冬节上。通常在图腾柱上,雷鸟都会雕刻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雕成两部分,上半部是一只巨翅张开的鸟,喙为勾状,样子像鹰;下半部是两两相靠的四个立人,圆眼,鼓凸着,大嘴,嘴角下坠,**裸露,手掌向外,两臂贴身垂落。

  当然,后来印第安人分支,就有了其他图腾。

  北美印第安人的图腾大多是动物,其次是植物。一个部落多分几个不同的图腾氏族,图腾相同的氏族彼此视为亲族,图腾相同的氏族,互相不能通婚。

  许多氏族把图腾的形像雕在木柱上,制成“图腾柱”,一般的图腾柱都在三十米左右的高度,但也有的高度能够达到六十米。这些图腾柱一般竖在村子最醒目的地方,作为氏族的标记,有的氏族在用具和住房上都绘上图腾标记。

  所以,图腾一般都是大型,或者超大型的,小型的图腾不是没有,但极其罕见。一个部落可以制作很多部落图腾,但小图腾只有一根,并且被掌握在酋长的手里。在合并部族、大祭祀遗迹战争等大事的时候,才会由酋长请出来,作用就好像现在的“公章”一样。

  “那它来自哪里呢?”李欢又问。

  既然图腾代表氏族,那也只有这些纯正的印第安人才能分辨了。

  “它啊,它来自墨国。”老印第安人凝视雕刻纹路良久,这才说道:“阿兹特克人?玛雅人?我也不清楚,但肯定不是我们的图腾。这种木头我知道,是中美洲墨国的雨林,一种叫做‘龙血树’的树干雕刻的,龙血树现在已经濒临灭绝,严禁砍伐,阿兹特克人喜欢用这种木材来雕刻图腾,他们有很鲜明的人血崇拜,而龙血树因为它独特的颜色和耐腐蚀性所以得到他们的喜欢……从它的雕刻手法和线条来看

  ,这应该是阿兹特克人的作品。”

  “龙血树啊?”李欢又长了见识。

  “没错,这种树木拥有最光滑的树皮,其颜色范围从橙色到红色。而且随着树的生长,其分支会冲着各个方向生长,因此看起来有着非常独特的扭曲,就好像人身体里的血肉和经络一样,所以才受到阿兹特克人的喜爱。另外,龙血树是世界上已知的,最硬最耐腐蚀的木料之一。”印第安人酋长说道。

  “我也曾经听说过,阿兹特克人将龙血树成为自然的血肉,在他们高层或者重要人物死去之后,内脏会被掏空,然后装上这种木头雕刻的内脏,然后在外面覆盖人皮……如果是祭师之类的人死掉,更是会把全身都掏空,只留下人皮,然后把人皮覆盖在一个用龙血木雕刻的人形上……”玛利亚夫人也点头同意这种说法。

  众人听得打了个冷颤。

  “这种处理方法太可怕了吧……”一个保镖听的不寒而栗:“疯子……”

  “恰恰相反,这种处理方法,是最高的礼遇。”玛利亚夫人立刻纠正:“你要知道,那可是阿兹特克文明,历史上最独特的文明。”

  玛利亚夫人说“独特”其实是给了在场印第安人一个面子,实际上,阿兹科特文明算得上是人类文明史上最血腥的文明之一。他们每年用上千人祭祀神灵,有着各式各样的献祭仪式。其中一种就是祭司在俘虏还活着的时候将刀插入俘虏的身体,取出他仍在跳动的心脏去献祭。这种祭祀方式是成千上万的祭祀仪式之一,阿兹特克人相信用此方式供养众神可以守护他们的子民。

  至于他们的来源,要追溯到13世纪,阿兹特克民族来到墨国谷地,并于14世纪初定,居在了特斯科科湖畔,此后便开始了迅猛崛起的历程。1325年,阿兹特克民族选定湖边的两个小岛,建立了阿兹特克帝国,首都命名为特诺奇蒂特兰城。到1431年,赫赫有名的阿兹特克帝国统治者蒙特祖马一世带领着全国人民建立起一个强大的部落联盟,东抵墨国湾,西抵太平洋,人口达到了600多万。

  阿兹特克文明最大的特征,就是他的神秘、血腥和恐怖。

  在阿兹特克人的精神世界里,神主宰着一切。阿兹特克人最崇拜的神只是维洛波切特利,维洛波切特利象征着太阳和年轻的战神,传说这位女神靠吸食人血为生。所以,阿兹特克人的祭祀活动大多充满血腥,以活人为祭品,而且数量惊人,有时一天竟用数千人祭祀,可他们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一般的祭祀,祭司把尸体面朝上放置在房间里,在颈部的两个椎骨之间切一个口,然后熟练地切下祭品的头颅。多年的经验使祭司们能够灵巧地将脸上的皮肤和肌肉切开,直至只剩头骨。然后,他们在颅骨两侧雕刻了大洞,把颅骨串在一个厚厚的木桩上,并用同样的方法把其他颅骨准备好。这些串起来的头颅用来建造人骨建筑,用来祭祀战争神和雨神。

  在1519年,西班牙人第一次进入阿兹特克人的特诺奇蒂特兰城,他们为这样的祭祀行为感到震惊,认为骷髅和人祭活动都是墨国人野蛮的行为。因此,西班牙人毁掉了圣殿和前面的人骨建筑,并在废墟上建造了现今的墨国城。从此骷髅架和骷髅塔从此被没入了历史的暗河。

  当时的一些征服者写下了关于人骨建筑的记载,一个骷髅架上有130000个骷髅。而这种骷髅架,有十几个之多。

  当然其实阿兹特克人不算印第安人,这一切全部来源于一个美丽的误会——主要是因为当年哥伦布等探险者,以为他们到达的“新陆地”是印度,称当地居民为印第安人,这个名字也是“印度”的英文发音。而遵循这个发现者的命名,美洲大陆的土着,统统都被称为“印第安人”,后来这个称呼被沿用了,大家也就这么叫开了。

  “好了,印第安的历史科普完了,那老人家,您看看这个东西。”李欢指了指从木雕里掏出来的那张纸片。

欢迎大家访问:热库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rkshu.com/book/21145/585/